大理熱線 門戶 人文大理 查看內容

身世迷幻的尼泊爾赤尊公主

2020-1-1 05:24| 發布者:wangbuniao| 查看:1409| 評論:0

摘要:查詢發布信息,上大理熱線網,真實有效 零投資,長期高回報-大理熱線合伙人 開個網店和線下店鋪一起攬客 加入通訊錄名片,讓大理人都找得到你 熱推寶:400款精準營銷工具, ...

對于喜歡西藏歷史的朋友來說,松贊干布、文成公主、赤尊公主是個三位一體的存在。

在很多西藏寺廟中,也多見這三位的塑像并肩而列,享受藏族同胞的膜拜。同時,在藏傳佛教的邏輯里,他們是觀世音菩薩在人間的不同化身,確實是三位一體。

藏文史料《賢者喜宴》記載:“觀音菩薩見調服西藏眾生時機以至,便從胸前射出三道虹光,分別投入山南、長安、泥婆羅(尼泊爾)王宮,三位王后同時受孕,分別誕下松贊及兩位公主?!彼?,在藏胞心中三人皆為觀音化身,松贊是法王、兩位公主分別是綠度母、白度母的化身。[1]

當然現已確知,藏史里關于文成公主的身世,記載并不準確。

文成公主為李唐宗室之女,肯定不是李世民的親生女兒。

如果排除藏傳佛教的影響,單純從歷史的角度上看,這位尼泊爾的公主卻是一個身世迷幻的存在。

身世迷幻的尼泊爾赤尊公主

三位一體的夫妻

一、西藏教法史料對赤尊公主的描述


在西藏教法史料中,當松贊干布繼承贊普大位,遷都拉薩后,偶發一夢,于夢中見到了尼泊爾和唐朝兩位公主。

他身邊的兩位大臣,吞彌桑布扎和祿東贊分別受命,去泥婆羅(尼泊爾)、唐朝求親。

作為求親使的吞彌桑布扎,來到泥婆羅王宮獻上禮物,但信奉佛教的泥婆羅國王,卻不愿將女兒相嫁。

他覺得當時吐蕃未佛教傳承,屬于蠻荒之地。

因此,頗有些苛責的提出了,“有無十善法、有無寺院供養、有無五種妙欲受用”三個問題。

吞彌桑布扎將松贊干布事先交予的三個銅函依次打開,銅函里的三份書簡各自對應了泥婆羅國王的提問,并且在結尾寫道:“若不肯嫁與公主嫁給我,我的化身大軍就讓你山河破碎!”[2]

在吐蕃的軍事威脅下,泥婆羅國王被迫將赤尊公主相嫁,并將釋迦牟尼等身像作為陪嫁。

身世迷幻的尼泊爾赤尊公主

據說,泥婆羅公主取道芒域(吉隆溝)進入吐蕃。

因此,在吉隆溝里保留了大量和赤尊公主有關的遺跡和傳說。

離吉隆鎮不遠的峽谷對面,有個只有十幾戶居民的小村子,名叫吉甫村。

吉甫在藏語中有“分別、離開”的意思,當地村民的傳說,此地便是尺尊公主和泥婆羅送親隊伍告別的地方。

從此后,遠嫁的公主一路北行,再也沒有回過家鄉。

村中有座名叫“吉如普”的莊園,據《柱間史》記載,這是為迎接尺尊公主進藏,松贊干布特意命人在此修建的。

村民中還有一種舞蹈,據說曾為遠嫁的公主表演過。

舞蹈時,舞者的手腕上帶著象牙和貝殼,雙腕碰撞后發出清脆的聲音,村民稱為“同甲”,舞蹈因此被稱為“同甲拉”。[3]

赤尊公主入藏后的情況,幾乎所有教法史料的記載都一般無二,松贊干布營建了大昭寺,來供奉其帶來的釋迦牟尼八歲等身像。

按說有了這些藏文史料記載,赤尊公主的身世應該相當清晰了。

但其實,縈繞在泥婆羅公主身上的迷霧,非但沒有消散,反而越來濃密。

近代國內外的藏史學界,越來越傾向于泥婆羅公主并不存在,有關于她的一切,都是后世幻化所成。

這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?

身世迷幻的尼泊爾赤尊公主

“同甲拉”舞蹈

二、早期史料難覓其蹤


目前,有關赤尊公主的記載,全部源于藏文教法史料和佛經。在書成年代較早漢藏史料里,卻難覓赤尊公主的芳名。

我們知道,西藏教法史料的成書年代,起于公元14世紀之后。[4]

換言之,這些史料距赤尊公主,至少相距有600年之久。

而中原的《唐通典》書成于801(德宗貞元十七年)、《舊唐書》成書于945年(后晉開運二年)、《唐會要》成書于961年(建隆二年)、《新唐書》成書于1060年(北宋嘉祐五年),均遠早于教法史料。

在目前所有中原史料中,均沒有關于赤尊公主的只言片語。

要知道,唐蕃兩國雖交戰百年,但使節互訪多達290余次,如此重要的歷史事件被完全忽視,很不符合邏輯。

如果說,唐史的忽略是有意為之,那泥婆羅王室家族史里,赤尊公主也未現身,是不是就更加令人費解了?

要知道,當時蕃泥兩國可是宗主國與臣屬國的關系。

按照泥婆羅歷史的記載,松贊干布時期泥婆羅曾爆發政變,王位第一順位繼承人,大王子烏達亞-德瓦二世被弟弟廢黜,自己登上了國王的寶座。

大王子輾轉逃入吐蕃求助,松贊干布派兵驅逐了篡位的弟弟,扶持大王子登基。

而后,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泥婆羅王國的政治都在吐蕃的左右之下。甚至,曾有吐蕃王室成員做過泥婆羅國王。

兩國如此上下明顯的關系,一位王室公主嫁予上邦國王,應是件很榮耀的事情。

但遍尋當時泥婆羅王室的家族史,不但沒有任何關于公主出嫁的記載,甚至根本沒有出現過年齡相仿的公主。

而且,當時佛教是泥婆羅的國教,公主攜帶釋尊等身像入蕃,當屬弘揚佛教的偉業??纱耸聟s依舊被泥婆羅史料忽略,實在是咄咄怪事。

身世迷幻的尼泊爾赤尊公主

敦煌莫高窟第17窟里的藏經洞


唐泥兩國史料,沒有對赤尊公主進行記載,那早期藏文史料里有沒有呢?

敦煌藏經洞內保存著大量的藏文文獻,這些文獻書寫于吐蕃占領敦煌后(公元786年,唐德宗貞元二年),至公元1000年左右被封于洞中,消失在人們的記憶之中。1900年才被道士王圓箓再次打開,期間900余年,無人擾動和篡改。

因為這些藏文資料,書寫年代距吐蕃王朝相當近,且無人篡改,其集合而成的《敦煌本吐蕃歷史文書》的史料等級極高,僅次于吐蕃的金石碑銘。

但遺憾的是敦煌文獻和吐蕃金石碑銘里,卻依舊只記載了文成公主,而無赤尊公主。

《敦煌吐蕃歷史文書》記載:“贊蒙文成公主由噶爾.東贊域松迎至吐蕃之地?!薄凹爸裂蚰辏ü?83年)…冬,祭祀贊蒙文成公主?!?/strong>

《唐蕃會盟碑》:“於貞觀之歲,迎娶文成公主至贊普牙帳。此后,……景龍之歲,復迎娶金城公主降嫁贊普之衙,成此舅甥之喜慶矣?!?/strong>

正是因為上述原因,外國藏史學者越來越傾向于,赤尊公主并不存在。

意大利著名藏學家朱塞佩·圖齊,在其所著《松贊干布的妻子》一書中寫道:“松贊干布娶泥婆羅尺尊公主是虛構的,目前沒有史料能夠支持這一說法”[5]。

我曾為此專門向幾位藏族學者求證,他們也都認為,“從歷史學的角度上來說,赤尊公主的身世,至少是存疑的狀態?!?/strong>

身世迷幻的尼泊爾赤尊公主


那藏文教法史料里,有關赤尊公主的描述是從哪里來的呢?

前文曾提及,藏文教法史料的成書年代,多晚于公元14世紀。

但其中,有一部書的年代相對較早,這就是《柱間史-松贊干布遺訓》

這部史料號稱為松贊干布親自撰寫(因此也稱松贊干布遺訓),由后弘期高僧阿底峽尊者(982~1054),在大昭寺柱頭上發現(伏藏)并整理而成。

這部書中第一次記載了,松贊干布迎娶赤尊公主和文成公主的過程(三個銅函的故事便由此而來)。后續藏文教法史料,幾乎全都是沿用了此書的記載,并稍有延展。

但這部史料的幻化色彩極其濃烈,稱其為藏族的《山海經》《搜神記》,也不算為過。

且,近年來學者根據此書藏文的書寫特點,一般認為其創作年代應為佛教后弘期早期,不早于公元11世紀。

身世迷幻的尼泊爾赤尊公主

尺尊公主塑像

本文并非否定赤尊公主的存在


人類的歷史,從來都是由涇渭分明的兩個部分組成——學者撰寫的“廟堂史”和民間流傳的“口傳史”。

廟堂之史注重考據和推理,以縝密的邏輯分析見長;而口傳史則尤善人物刻畫描摹,以傳神為最。

可能在學者們看來,既然沒有可信證據,能夠證明赤尊公主存在。那他在邏輯上,就應該不存在。

但對于廣大信眾來說,供奉在小昭寺的釋尊等身像,就是她存在過的證據。

而且作為觀音菩薩的化身,她與松贊干布、文成公主是一體而成,將永遠享受膜拜與歌頌。

所以,遠嫁西藏的泥婆羅公主是否確有其人,其實并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她的身影早已深入人心,成為西藏眾多文化符號中的一個。

從這個意義上來講,松贊、文成、尺尊三位,已經和雪域高原融為一體,與光同輝、與土同塵,不可或缺。



參考書目:

[1]、《賢者喜宴》__巴代·祖拉陳瓦;

[2]、《柱間史-松贊干布遺訓》__阿底峽;

[3]、《西藏之西 阿里阿里》 李初初;

[4]、有尺尊公主記載的藏文史料,《布頓佛教史》成書于1321年、《紅史》成書于公元1346年、《西藏王統記》成書于1388年、《青史》成書于公元1564年、《新紅史》成書于公元1538年、《賢者喜宴》成書于公元1564年。

[5]、《松贊干布的妻子》__朱塞佩·圖齊;


本文系網易新聞·網易號家鄉特色簽約內容

詳解歷史細節,厘清來龍去脈,視角不同的中國歷史!

歡迎關注“白發布衣的藏地讀行!”

身世迷幻的尼泊爾赤尊公主


大理ETC辦理
大理美食搶購
大理形象美化妝品
大理招聘,大理招聘網
大理新聞,大理新聞頭條
大理招聘,大理招聘網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返回頂部 關注微信 手機訪問
逆水寒生活技能哪个最赚钱